堆积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堆积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陶渊明弃官归隐为什么王维还讽刺他不识时务

发布时间:2021-01-07 11:07:44 阅读: 来源:堆积门厂家

陶渊明弃官归隐,为什么王维还讽刺他不识时务?

陶渊明大约生于东晋哀帝兴宁三年(365——427)字元亮,一说名潜,号“五柳先生”,私谥“靖节”,浔阳柴桑(今江西九江西南)人,出身于破落仕宦家庭。曾祖父陶侃,是东晋开国元勋,军功显著,官至大司马,都督八州军事,荆、江二州刺史、封长沙郡公。祖父陶茂、父亲陶逸都做过太守。他是我国第一位田园诗人。曾任江州祭酒,建威参军,镇军参军,彭泽县令等,后弃官归隐。后世称靖节先生。

王维(701年-761年),字摩诘,人称诗佛 ,名字合之为维摩诘,维摩诘经乃是佛教中一个在家的大乘佛教的居士,是著名的在家菩萨,意译为净名、无垢称诘,意思是以洁净,没有染污而称的人。盛唐时期的著名诗人,官至尚书右丞,原籍祁(今山西祁县),迁至蒲州(今山西永济),崇信佛教,晚年居于蓝田辋川别墅。他是唐代山水田园派的代表之一。与孟浩然并称“王孟”。

陶渊明由于出于愤世嫉俗,不愿与当权的腐败势力合作,毅然弃官归隐。他留下的“不为五斗米折腰”的精神, 一直为后人所赞誉。

但是大诗人、名画家王维就对陶渊明的气节看不上眼,并加以讥讽。《王右丞集》卷十八;有一封他晚年时写给朋友的信《与魏居士书》,其中有这么一段话:“近有陶潜,不肯把板屈腰见督邮,解印绶弃官去。后贫,《乞食》诗云‘叩门拙言辞’,是屡乞而多惭也。尝一见督邮,安食公田数顷。一惭之不忍,而终身惭乎?此亦人我攻中,忘大守小,不知其后之累也。” 王维信中提到的《乞食》诗,是陶渊明归隐后晚年遭灾时所作,原文內容是:

饥来驱我去,不知竟何之,

行行至斯里,叩门拙言辞。

主人解余意,遗赠岂虚耒,

谈谐终日夕,觞至辄倾杯,

情欣新知功,言咏遂赋诗。

感子漂母惠,愧我非韩才,

衔戢知何谢,冥报以相贻。

诗的大意是说自己求乞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主人知道来意后便以酒饭款待,于是自己谈笑终日,即席赋诗,同时又感叹自己不能象韩信报答漂母那样报答主人。由此可以看出来,此时的陶渊明虽然穷至乞食,但仍保持着乐观的态度,骨头仍是硬的。

可是,在王维看来,陶渊明落到了这种地步,纯属不识时务的结果,是小不忍而乱了大谋,即所谓“忘大守小” 。按照王维的意思,那是理所当然地应该“把板屈腰” ,稳坐官位,安食俸禄。对于陶渊明乞食的窘境,王维根本没有表示同情,相反却从《乞食》诗中挑出一句“叩门拙言辞”来,并毫不客气地讥讽为“屡乞而多惭” 。

当然,王维对陶渊明的这种评论和讥讽,其实对陶公并无损害,反倒是折射出王维自己在为人处世上的某些庸俗气来。

也是在《与魏居士书》中,王维对自己晚年的生活有个评语——“偷禄苟活”。这个评语虽带有自嘲和自谦的味道,却也反映了一定的实际情况。的确,王维在为人处世上有时是有点过于“识时务”了。这与他名维字摩洁,人称诗佛的形象成了反差。

在大唐时代封建的官场上,敷衍应酬有时是在所难免的,但其中却有个分寸和节操的问题。奸相李林甫把持朝政,作恶多端,王维虽然对他也很不满,却写了奉承李的谀诗《和仆射晋公扈从温汤》,赞美李林甫“上宰无为化,明时太古同” 。玄宗皇帝迷信道教近于痴狂,老子显形的荒诞之说风靡一时,王维又写出《贺玄元皇帝见真容表》和《奉和圣制庆玄元皇帝玉像之作应制》等无聊诗文来拍马逢迎。同样是诗人,杜甫对于玄宗的穷兵黩武写下了充满批判精神的《兵车行》,王维却写下了极尽赞美之词的《贺神兵助取石堡城表》。对于官场浊流,王维虽也厌恶,甚至在《早秋山中作》中说“却嫌陶令去官迟” ,似乎归隐的决心比陶渊明还大,但终究只是说说而已,晚年居辋川,亦官亦隐,日子过得那是相当地舒服。安史之乱是历史上一场祸国殃民的大动乱,王维没有顶住安禄山的压力,在他那里任了伪职。虽然不是出于他的本意,任伪职期也未做什么坏事,但毕竟还是不光彩的,如果拿来与冒死参加平叛的颜真卿相比,他就显得渺小了。大概自感愧疚吧,他回到朝廷被赦后便请求“出家修道”、“奉佛报恩”。此举,才真正与他的名字相符合了。

从以上这几个例子可以看出,他在《与魏居士书》中讥讽陶渊明以及所表露出的那种庸俗观点,并非偶然。

闲说这些,不免为王维在做人处世方面的格调不高而惋惜。但他在中国文化史上的重要地位,以及他在文学与艺术上的重大成就却是不可抹灭的。

安徽风湿医院

陕西肾病医院

西宁儿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