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积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堆积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叫停前业务须上报万亿表外信贷或浮出水面

发布时间:2021-10-14 19:17:12 阅读: 来源:堆积门厂家

叫停前业务须上报 万亿表外信贷或浮出水面

叫停前业务须上报 万亿表外信贷或浮出水面 更新时间:2010-1-23 1:09:49   银监会发出的信贷资产转让“双叫停”威力开始显现:2010年开年首周,商业银行发行的信贷类理财产品数量为12款,较上一周大幅减少67款。实际上,政策在叫停信贷转让的同时,也规定之前发生的信贷资产转让及信贷资产类理财业务应予以清理和规范,并将相关情况及时报送监管机构——银行“隐匿”的万亿信贷将逐渐显露出来。  去年7340亿信贷被打包  2009年银行业爆出天量信贷之后,资本金消耗严重,14家上市银行资本充足率普遍下降1个百分点以上。由此,银信合作作为规避资产负债监管的“捷径”再次被发现。  银信合作始于2006年,以信贷资产转让和信托贷款为主。两类业务中,银行都占有主导地位,无论是前期的尽职调查还是后期的贷后管理,信托公司都只起一个平台的作用。  对于商业银行而言,通过银信合作能将信贷资产转移 “出表”,从而降低信贷增长对资本金的压力,此外还能获得不菲的中间业务收入。对于信托公司而言,通过银信合作平台,规模得以迅速做大。  2009年通过银信合作转出的信贷资产的确切数字尚无法从公开渠道获得,但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称,2009年有7340亿元的银行贷款被打包成了信托产品,其中约80%是在去年下半年被打包的。  分析人士认为,上述政策“组合拳”的导火索是去年下半年银信合作量的猛增。“银信合作的快速增长,既不利于监管部门对银行贷款的监控,也对银行和信托公司的稳定发展有着负面影响。”  事实上,对于银行而言,银信合作仅仅是规避了监管指标,从形式上将信贷资产出售给了信托公司,但是实际后期管理及风险的承担者依然是银行,也就是说信贷资产并非真正转移,而仅从形式上将贷款剥离至表外。银行信贷资产风险也只是被隐藏。  “这属于风险监管的一大漏洞。”国泰君安银行业分析师伍永刚表示,由于资产的买卖双方均不在资产负债表内计入这笔信贷资产,造成信贷资产“失踪”。  已发生业务将报送监管机构  政策“组合拳”的出台显然是针对风险监管的补漏之举。  《规范通知》第五条规定,银信合作理财产品不得投资于理财产品发行银行自身的信贷资产或票据资产。这即是说,银行将不再可能通过 “自导自演”转出表内信贷资产。  《转让通知》规定,禁止资产的非真实转移,在进行信贷资产转让时,转出方自身不得安排任何显性或隐性的回购条件;禁止资产转让双方采取签订回购协议、即期买断加远期回购协议等方式规避监管。这即是指银行在出售单一的信贷资产时,对于交易双方来讲,交易是单向的,不能回购。  《规范通知》和《转让通知》形成的合力堵死了商业银行利用信托公司平台发售信贷类理财产品腾挪表内信贷资产的通道,遏制了之前银信合作中信贷资产形式上转移的风险。  “上述规定对中小银行影响比较大。在防范银信合作风险的同时,该办法也在某种程度上防止了季末、月末冲业绩的现象。”一位国有大型商业银行信贷管理部的人士认为,一旦信贷资产无法腾挪到表外,银行就必须按照相应的权重计算风险资产,并提足拨备。  中央财经大学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认为,有监管指标的红线卡着,银信合作的收紧将直接影响今年商业银行的放贷能力。  在操作细节方面,《转让通知》还规定,转出方和转入方应做到衔接一致,相关风险承担在任何时点上均不得落空,转入方应按相应权重计算风险资产,计提必要的风险拨备。《转让通知》规定,通知之前发生的信贷资产转让及信贷资产类理财业务,应按本通知的要求予以清理和规范,并将相关情况及时报送监管机构。这意味着,银行体内积蓄的近万亿表外融资或浮出水面。  构建信贷资产转让平台  “在关上一扇门的同时,也会打开另一扇窗。”郭田勇表示,上述银信合作也是资产证券化的一种,监管层在规范信贷转让的同时,也应该考虑银行业的资产证券化,建议统一信贷资产转让平台。  国内的资产证券化还处于初级阶段,由于有国外资产证券化过度导致金融危机的教训,监管者对资产证券化始终持谨慎态度。  银监会副主席蒋定之此前曾表示,对国内银行资产证券化的把握比较审慎。他同时认为,国内银行的资产支撑不错,对投资者的信息披露比较充分,与美国次贷相比有显著不同。  与学界的呼吁相比,来自银行业业内的呼声似乎更盛。2009年底,工行董事长姜建清曾在公开场合表示:“要进一步推进资产的证券化,不要因为西方犯的错误而改变或延缓我们政策的方式。”姜建清的表态成为商业银行要求推进资产证券化的一个最好注脚。  瑞银投资研究董事王瑶平也认为,应该有一个让银行之间信贷资产证券化转让的规范市场。因为不同银行的信贷政策不一样,长远来看这会慢慢产生利率自由化的压力,而中国市场也要有一个信贷资产转让更为市场化、规范化的平台。

咸阳治青光眼的专科医院

治白斑医院

郑州治疗尖锐湿疣好的医院

杭州中医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