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积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堆积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Scene成员加速网络盗版P2P下载受争议

发布时间:2020-02-12 19:59:05 阅读: 来源:堆积门厂家

盗版现象,屡禁不止。

在现实打击力度日益加大并屡屡见效之时,网络盗版侵权日显突出。有举报人称,盗版碟片的供货者其母碟越来越多地来自互联网。

原本仅仅在小圈子内传播、交流、非商业的互联网资源Scene,因为能够在第一时间获得片源,其中一部分成员出于对利益的追逐,使原本仅仅属于少数人享有的互联网资源,成为制造盗版碟片的工具,并进而产生了一个“正版资源→兴趣→网络资源→盗版→传播→利益→更快得到正版资源”的侵权链条,进一步加速了盗版产业的发展。BT等下载工具的出现,客观上也扩大了网络盗版侵权的范围。

直至今日,即便在全球范围内,对网络盗版侵权的治理依然艰难。

网民正在浏览一提供P2P下载服务的网页。由于网络的资源共享、海量存储等特点,P2P下载站点正成为备受争议的“网络盗版”的孳生地。

一张简易木桌,几十张时下最热门的DVD———每天上午11点以后,是小枫固定的摆摊时间。

在这家著名商厦的地铁口卖盗版牒,已经一年多了。

“好的时候每月能赚三四千块,差的时候也有一两千。”小枫说,比原来的工作要好很多。

两年多前,小枫在该商厦当保安。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的哥哥开始卖盗版碟,他们看中了商厦旁边地铁口的黄金位置。但是当时,那里已经被一些安徽人和山东人占据。

“我带了一帮保安哥们儿过去,解决了。”小枫提起这事不无得意。半年后,他辞职和哥哥一起干了这行。

最近,小枫明显感到气氛紧张起来,货也没从前那么容易上了。

3月中旬,北京四大盗版供货商或落网或在逃,京城一度出现盗版碟断货现象。

但小枫对此并不担心:“北京供货商多得是”。一位知情人透露,目前市场上的盗版碟供应者的母碟,越来越多来自互联网。

而对于爱看电影的北京某高校学生亚文(化名)则同样表示了无所谓的态度:“就我,或者大多数大学生,是down(网络下载)片子看的不是买碟的。”“盗版碟在市场上受到打击后,其传播渠道出现了新动向,通过网络盗版侵权的问题开始突出。”早在2005年10月,全国打击网络侵权盗版专项行动新闻发言人就曾作出上述表示。按照全国打击网络侵权盗版专项行动举报中心网站公布的受理范围,网络盗版侵权,是指音乐、影视、文字作品和软件的网络非法传播和下载、游戏私服外挂以及其他利用网络从事侵权盗版活动的违法行为。

直至今日,在全球范围内,网络盗版侵权都不是一个轻松的话题。

自由共享原则

只要网上发布的东西,无论全世界什么地方发布的,Scene成员几分钟内就能看到

在覆盖各大高校的教育网内,通过开放的FTP站点下载各种资源,已经成为大学生们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内容之一。奥斯卡入围电影、最新版的游戏软件,甚至各种非主流的欧洲小众电影和音乐,都可以在这里最快欣赏到。

“这些专门用来开放分流的FTP,只是最外围的站点。”亚文说,真正的核心是一种叫做Scene的松散组织,只要是在网上发布的东西,无论全世界什么地方发布的,他们都能在几分钟内看到。

“在国内,干这个以前最飙(厉害)的还是清华和北大的人,”亚文回忆,Scene通常是一个很小的圈子,他们通过各种方式提前得到正版资源,再进行加工。其中破解软件、游戏的人叫做Cracker,制作电影的人叫做Ripper,在圈子内传播资源的人叫做Racer.其宗旨是:freeshare(自由共享)。

对一个标准的Racer而言,最新的资源永远都是极少数人才能得到,因此成为Scene成员在他们看来是一种荣誉。

Racer们口中经常冒出的一句话就是:“早就看过了。”2002年左右,亚文从做Ripper开始入行,进了圈子,然后做了一段时间的Racer.做Racer很累,每天要盯紧电脑屏幕,因为是有任务的。

后来别的事情越来越多,基本上就不参与了。亚文说,这行只是兴趣,一般到了一定年纪就慢慢淡出了,叫做退休。

规则破坏者

盗版音像制品的母碟,大多来自互联网。而一旦盗版商从Scene组织内的某个人处获得片源,两三天后便可以上市

新闻出版总署一位官员近日透露,盗版音像制品主要有两个货源,一个是走私,从东南沿海入境;一个是非法地下生产线,主要集中在广东等地,“他们既是制造商,也是批发商。”打击盗版专职举报人W先生介绍,无论是走私还是非法地下生产线,这些货源供应者的母碟,大多都来自互联网。

他举例说,Scene内某个组织的人a,从时代华纳搞来了最新的大片m,准备加工,但是有一个中国的盗版商c跟他联系,出价1万美金买这个源,而a意志不坚定,将这部片源卖了出去。

而随后的一般做法是,c得到后,花两三天翻译,然后马上上市。这意味着,几乎在a违反了Scene原则的同时,这部新片的盗版,便出现在中国了。

而一般的做法是,上市后1天左右,a还是可以在网络上发布m,两条线并行。

“很多日/韩语、小语种的同学,兼职做影片翻译,”北京某高校英语专业学生小艾说,她认识的好几个人都做过这种翻译,一般两三个晚上搞定,一部影片一两千块。

Scene的“盗版”之争

好莱坞制片商们对盗版的打击从未停止,FBI也曾多次突击某些Scene组织。无私的共享与交流、拒绝商业利益是Scene的基本原则,但有人一旦涉及利益,就完蛋了

在版权所有者眼里,Scene被认为是不折不扣的盗版者。因为资源自然会形成一种传播的规律,一级一级往外扩散,直到更多的人能看到。

资料显示,好莱坞制片商们对盗版的打击从未停止。

2005年4月,制片商们委托美国电影协会向洛杉矶高等法院递交四百多宗盗版诉讼案的诉状。案件的被告都是利用i2Hub软件下载音乐或是电影的大学生,他们几乎全部来自于美国一些著名学府。在这些校园内,技术出众的学生们互相较量下载影片、音乐时间的长短,美国电影协会则想利用这次诉讼行动来对此进行彻底遏制;FBI也曾多次突击某些Scene组织。

对此,亚文认为,这种现象只能说明Scene内部有些“败类”。

亚文说,无私的共享与交流,以及拒绝商业利益是Scene的基本原则,尽管它是一个松散组织,但有着严格的管理规则。其最核心的服务器绝不对外公开,而由成员在组织内部口口相传,并且地址和账号经常更换,在所传播的资源页面,Racer们总是要标上这样一句话:“本片只限交流和学习之用,严禁用于商业用途”。

“但有人想赚取利益,所以他们要传播,一旦涉及利益,就完蛋了。”说到这里他有些愤怒。

“正版资源→兴趣→网络资源→盗版→传播→利益→更快得到正版资源。”亚文写下这个链条,指出盗版是利用了Scene.他说,各种电影在世界各地首发DVD时间是不一样的,这样就存在交换资源的情景。盗版商要尽可能地快发盗版碟,才有市场。有时,盗版商自己的渠道,不如网络来得快,这就出现了交换,今天我拿了你的资源,明天,我还一个自己的渠道给你。共享资源由此流出圈外,产生了商业利益。

执法难度

据前述知识产权专家透露,目前内地的版权管理部门尚没有受理对个人的投诉,也就是说,个人用户使用(下载)目前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如果要追究也是追究上传内容(种子)的提供者。

去年9月开始,中宣部、公安部、信产部等八部委针对网络盗版侵权行为开展了首次大规模的专项治理行动。

国家版权局副局长阎晓宏指出,相当一部分的网站未经授权,大量提供电影、音乐、软件等作品的非法传播或下载,成为目前最普遍的网络盗版侵权现象。

阎晓宏说,由于互联网无国界、海量存储和传输迅速的特点,给管理和执法带来了很大难度。

“很多网络盗版者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共享’,因而拥有较高‘人气’,法律上很难定罪;其游动性、隐蔽性较强,调查取证也非常困难。”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识产权专家分析。

“在此意义上,打击盗版,仅仅是第一步。”有业内人士指出,对于音像产业的从业者而言,盗版断货这样的消息是重大利好,然而,在盗版问题之外,中国音像产业尚需面对更大的挑战。

2005年底,由于利用BT技术在网上发放电影种子,香港男子陈乃明被香港特区法院判处3个月监禁。作为全球首例BT下载侵权案,该案引发了强烈关注。

据前述知识产权专家透露,目前内地的版权管理部门尚没有受理对个人的投诉,也就是说,个人用户使用(下载)目前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如果要追究也是追究上传内容(种子)的提供者。

“以前国内的Scene组织还可以以学习、交流的名义,过着半地下的生活,现在就更隐蔽了。”清华大学学生童铮(化名)维护着一个著名的校内FTP站点,他说,前几年清华北大的那批人退休后,他们后继无人,国内的Scene组织就更加分散了。但亚文认为,“作为一种追求自由共享的理念,只要有垄断,Scene就会永远存在。”

公共卫生检测

邻苯二甲酸盐检测

保定发电机出租

除甲醛检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