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积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堆积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王夫人与尤氏承受怎样的煎熬才算一辈子

发布时间:2020-10-15 07:38:49 阅读: 来源:堆积门厂家

作者

夜何其

有个故事,内容记不真了,恍惚记得是,一个观众跟一个女演员说,你多幸福啊,你这么有名声,儿女双全,老公又有钱。女演员说,你可知道,我的演艺事业正走下坡路,儿子有自闭症,老公有外遇。她说,不要去羡慕别人的幸福,他们的辛酸只是你没看见。

王夫人听了这话,该点点头吧?

她就是那种别人眼中的幸福女人。

王夫人生于豪门,嫁于豪门。哥哥王子腾做到军区司令,妹妹嫁给了国企老总。老公贾政官职不高,可是人品好,酒色财气,一概不沾。王夫人的儿女个个优秀,长子贾珠十四岁考中秀才,次子贾宝玉从小聪明过人,女儿贾元春更了不得,是宫里的贤德妃。说来,她还是皇帝的丈母娘呢。

这样的显赫身世,王夫人走到哪都受人尊重。府外不必说,贾府里,也是她的天下,婆婆贾母对她高看三分,妹妹薛姨妈领着一家人来探亲,贾母盛情邀请她们在府里住下,还张罗着给薛姨妈之女薛宝钗过生日。后来,薛姨妈的侄儿侄女来探亲,贾母又邀请薛姨妈的侄女在府里住下,还送给薛姨妈的侄女薛宝琴贵重衣物。贾母的大儿媳邢夫人的亲戚就没享受这样优待。

王夫人的内侄女王熙凤嫁给了邢夫人的继子贾琏。王熙凤能说会道,很讨贾母的欢心,在贾府里掌管家务。继婆婆与亲姑妈之间,王熙凤当然心向着姑妈,在婆婆跟前不过应个景,跟姑妈才是贴心贴肺。

大约王夫人也觉得她没什么可抱怨的。

可你要说王夫人幸福,她并不是幸福女人的样子。幸福女人应该心情轻松,脸上绽着快活的笑容。王夫人心情不放松,脸上难见笑容。我们都能感受到她内心的紧张与苦闷。

王夫人有个长寿的婆婆。她年近五十,还要去婆婆那里请安侍奉,婆婆让她坐,她才能坐,婆婆吃饭,她要亲自捧汤捧饭;婆婆当着众人的面批评她,她只能诚惶诚恐地站着,静待婆婆息怒。婆婆好热闹,不是打牌,就是听戏、游园,她不喜欢喧闹,也只能陪着。这样的生活,想想就让人心累。

王夫人心里未必不委屈,她的孙子都满地跑了,她还不得清静。可她身世那么显赫,她不能给丈夫、哥哥、女儿丢脸,她要做个贤良夫人。一位贤良夫人,怎么能埋怨婆婆?何况贾母开明乐观,是个很好相处的老人。不像有些恶婆婆,儿媳端汤奉饭,小心侍奉,还挑三挑四,恶言恶语。两个儿媳之间,贾母特别偏向她,把她的儿子贾宝玉留在身边照顾,要什么给什么。这样的婆婆,她还不满,那些遇到恶婆婆的女人怎么活?

她的妯娌邢夫人出身寒门,气量狭小,性情乖僻,越老越一身戾气,见儿媳王熙凤讨贾母欢心,就恨上王熙凤。王夫人是王熙凤的姑妈,又得贾母偏爱,邢夫人如何不恨?只是没由头,不好发作。某天,贾母屋里的丫头傻大姐到大观园里闲逛,捡了个绣春囊,邢夫人看见要了来。邢夫人心想,园里都是不出闺阁的小姐,哪有这样东本?她认为是王熙凤丢的,就让人给王夫人送去,让王夫人处理,借此羞辱王夫人。

这还不是最让王夫人痛苦的,最让王夫人痛苦的是她丈夫的小妾赵姨娘。赵姨娘不安于妾位,虽不敢觊觎王夫人的大房名分,却在盘算怎样侵夺大房利益。本来,王夫人无须害怕,她有两个儿子,赵姨娘只一个儿子,她数量上、质量上都占优势。哪知她的长子贾珠不到二十岁就死了,她跟赵姨娘,一人一个儿子,成了平手。赵姨娘的儿子贾环生龙活虎,她的儿子贾宝玉三病九灾,她这个做娘的心,天天悬着。

看着赵姨娘贼溜溜的眼神,王夫人把她撕了的心都有,可是王夫人除了骂赵姨娘几句,什么都不能做。她怕人们说她妒,丈夫只有两个半老姨娘,她都容不下。

王夫人跟赵姨娘,是在打消耗战。王夫人扭转战局的唯一希望是给儿子贾宝玉娶个家世、模样、性格、体格样样好的媳妇,生上几个孙子,她的根基就牢固了。不然,贾环娶个身强力壮的媳妇,生上七八个孩子,她的儿子贾宝玉子孙零落,家业还是落在贾环手里。

贾宝玉偏偏爱上病病殃殃的林黛玉。

王夫人小姑子的这个女儿,瘦得一把骨头,吃药比吃饭还多,多愁善感,爱流泪,爱读书,心里有一个王夫人看不懂的世界。王夫人无法想象她怎样跟林黛玉做婆媳。

王夫人喜欢妹妹的女儿薛宝钗。薛宝钗端庄娴雅,朴素大方,宜室宜家,跟王夫人也更投缘儿。

可是,儿子的婚事,王夫人没有发言权。

甚至,儿子的妾,她也无权决定。她看中宝玉屋里的大丫头袭人,未经贾母批准,她不敢擅自做主,只能从她的月钱中拿出二两银子一吊钱,暂且给花袭人发姨娘工资。

贾宝玉听说林黛玉要回苏州,急得发了狂。王夫人跟贾母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却谁也没破。这是王夫人无言的反抗。别的事情,她都由着婆婆,儿子的婚事,她想做最后的抗争。王人人跟贾母,也是在打消耗战,看谁耐不住,先松口。

这样的人生太累,日日夜夜,时时刻刻,不得放松。王夫人心中的焦虑无处诉说,她只能在内室设个佛堂,烧香,吃斋,安顿心中的忐忑,打发无聊的时光。

贾府里,还有谁像王夫人这样受煎熬?

刚开始,我想到了邢夫人和李纨。想想不对,邢夫人活得神采奕奕,哪像受煎熬的?李纨心里有个屏蔽仪,别人的态度影响不到她,她按自己的计划有条不紊地培养儿子,寂寞是寂寞,谈不上煎熬。

倒是尤氏挺受煎熬的。

尤氏也是看上去的幸福女人。

她是宁国府的掌家大奶奶,贾敬丧事上亲友送来的祭银,她收着;过年倾的金银锞子,呈给她过目。中秋的西瓜月饼怎么分送,她全权处理,中秋节摆家宴,贾珍也让姬妾先告知她,还跟她开着玩笑,看得出工,两人关系很温馨,很松弛,不是贾赦与邢夫人那么冷冰冰、紧绷绷的。

凤姐骂尤氏的一段话还是泄了玄机:“你又没才干,又没口齿,锯了嘴的葫芦,就只会一味瞎小心,图贤良的名儿。总是他们也不怕你,也不听你。”

还真是,尤氏在宁国府、荣国府都是小心翼翼,怕得罪人,奴仆顶撞她,她也忍着,讲个笑话,她干巴巴的,不好笑。

尤氏有王熙凤那样的能力与口才,也不敢像王熙凤那么“杀伐果断”。贾府里那些管家、奴仆是吃素的?贾府里的奴仆,关系盘根错节,有的掌管着人脉,有的掌管着财钱,无钱无势的下层奴仆,心里也有一本账,记着主人的丑闻隐私,得罪了他们,难保他们不抖罗出去。

这些丑闻,跟尤氏脱不了干系。

尤氏的原生家庭,说出来让人脸红。

她母亲去世以后,她父亲娶了一个带着两个女儿的女人做继室,这在上层社会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大约尤家不是什么正经官宦之家。尤老娘带来的两个女儿一身轻浮之气,全无大家闺秀气质。尤老娘身世可疑,可能是个暗娼或风流寡妇,尤父被她迷了心窍,娶回去做了继室。

贾府里那些嘴巴刻薄的奴仆,背地里不知怎么讥笑尤家。

尤氏的父亲去世以后,继母和两个妹妹没了生活来源,还好贾珍伸出援助之手,承担了丈母娘和两个小姨子的生活费。

贾府的太太奶奶都是带着一辈子吃不完的嫁妆嫁过来的,哪有像尤氏的娘家人这样靠贾府救济生活的?尤氏心中没底气,只能像个“锯了嘴的葫芦”,贾珍做什么,她都不敢反对,偶尔劝两句,贾珍不听,她也不敢再劝。

贾珍与秦可卿乱伦,被丫头撞见,秦可卿羞愧自尽。天大丑闻,为了掩人耳目,尤氏还要装出一脸悲戚主持秦可卿的葬礼。尤氏气急病倒,直到秦可卿的葬礼结束,才从床上爬了起来。说是胃病,分明是心病。借口生病,躲开那个让她尴尬无比的葬礼。

好不容易熬着秦可卿的花容月貌化为尘土,那桩翁媳乱伦的丑闻随着纷纷落地的尘土不再成为人们的热门谈资。贾珍的目光又盯住了她的两个继妹。

这次,比上次更乱。贾珍与贾蓉父子、贾珍与贾琏兄弟、贾琏与贾蓉叔侄,一同上阵,花样聚麀。贾珍父子为了去尤氏姐妹那里鬼混方便,把尤氏的继妹尤二姐嫁给贾琏做外室。尤氏极力反对。没用。没人听她的,到底尤二姐给贾琏做了外室。

贾珍去二姐、三姐那里鬼混,几乎是半公开状态,显然是他认为尤氏得知消息也无妨。

是啊,尤氏知道消息又怎样?只怕她帮着贾珍隐瞒呢。

王熙凤打上门来,揪住尤氏的衣服哭骂,扳着尤氏的脸质问她。尤氏只能哭着道歉。尤三姐自杀,尤氏一声没吭,尤二姐被王熙凤逼死。尤氏也不敢问问。

耻辱,没有因她的沉默而化为乌有。

王熙凤带人查抄大观园,从惜春的丫头入画的箱子里查出一些男人的鞋袜等物,那些东西是入画哥哥的,本来没什么,惜春却将嫂子尤氏唤来,让尤氏把入画领走。尤氏劝惜春,惜春说她再也不去宁国府了,“近日我每每风闻得有人背地里议论什么多少不堪的闲话,我若再去,连我也编上了。”

尤氏“心内原有病,怕说这些话。听说有人议论,已是心中羞恼激射”,说了几句赌气话,领着入画走了。

她又没做见不得人的事,有什么“心病”?她的“心病”,是她的丈夫干的那些丑事,她那些污淖烂泥中的娘家人。她跟贾探春一样,背负着出身的原罪。

尤氏有一颗柔软的心,体恤贫困,同情弱者。贾母凑份子钱给王熙凤过生日,王熙凤让周姨娘、赵姨娘也出一份。尤氏说:“这么多婆婆婶子来凑银子给你过生日,你还不足?又拉上两个苦瓠子作什么?”第二天,尤氏悄悄把周姨娘、赵姨娘的钱还给她俩。两人不敢收,尤氏说:“你们可怜见的,那里有这些闲钱。凤丫头便知道了,有我应着呢。”

周姨娘、赵姨娘,在贾府里,要么被无视,要么被憎嫌,除了尤氏,哪个主子认为她们“可怜”?叫她俩“苦瓠子”?

尤氏体察周姨娘与赵姨娘的苦衷,只因她也是个外表光鲜内里辛酸的“苦瓠子”,可怜,无助。命运给她什么,她接受什么。

跟王夫人一样,尤氏也没能苦尽甘来。王夫人终于熬到贾母去世,她可以安坐榻上,享受儿孙请安侍奉。尤氏再熬上十来年,贾珍也就折腾不动了,贾珍只要不瞎折腾,还算好丈夫,尤氏可以享受一个安稳晚年。可是贾府“忽喇喇大厦倾”,她们什么希望都没有了。

打胎医院

治疗近视眼的医院网上挂号预约

武汉治耳鼻喉医院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