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积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堆积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怎么回事东方红投研核心人物相继出走

发布时间:2021-10-21 17:50:33 阅读: 来源:堆积门厂家

怎么回事?东方红投研核心人物相继出走

“东方红资管的四个渠道都去了中庚基金。”这则消息在业内引起热议。

今年,东方红万里行创始人卢强加盟中庚基金,此次东方红资管旗下的4名渠道或是追随老领导而去。

除了渠道人才的流失,东方红资管投研灵魂人物也相继出走。先是陈光明辞任董事长,自创睿远基金,今年5月,陈光明继任者东方红资管投研新一代扛把子林鹏也选择离开,转战私募。

以价值投资闻名的东方红还能继续“红”吗?

在业内人士看来,资管行业的竞争终究是人才的竞争,如何留住以及吸引人才是摆在每家资管机构面前的问题。

东方红的人才流失

2016年和2017年市场风格转变到价值股,并将其演绎到极致,东方红资管旗下基金实现了最大的收益兑现,基金管理规模也大幅跃升。顶尖财经Choice数据显示,2106年末,东方红资管的基金管理规模为362.73亿元,2017年底已经达到753.33亿元。

然而,近年来东方红开始被黑色乌云笼罩。

一方面,投研灵魂人物相继出走。2018年,陈光明辞任东方红资管董事长,自立门户,创立睿远基金,作为一家新基金公司,由于明星光环笼罩,旗下发行的基金均一日售罄,其中,睿远均衡价值三年持有期混合型基金的认购金额超过1200亿元,刷新了历史纪录。

2020年,陈光明的继任者,东方红资产管理副总经理、公募权益投资部总经理林鹏从公司离职,下一站选择私募基金。

另一方面,东方红的渠道人才也开始流失。2019年,东方红资管副总经理卢强因个人原因而离开。据了解,2011年,卢强加入东方红资管担任渠道发展部执行总监,深耕东方红资管渠道多年,也是“东方红万里行”活动创始人。

今年,卢强加盟了中庚基金。5月,中庚基金价值投资万里行活动首秀,6月,卢强昔日部下,东方红资管的4名渠道也加入了中庚基金。

业内人士表示,卢强此次选择加入中庚基金或是被其价值投资体系所吸引。“更早之前,丘栋荣在老东家汇丰晋信基金领导曹庆加入中庚基金,重点负责投资体系的搭建,而丘栋荣则主要负责投资,目前中庚基金形成基于不确定性定价的价值策略体系,而卢强多年来坚定推广长期价值投资。”

林鹏出走后首秀未出爆款

6月11日,东方红智远三年持有期混合型基金开始发行,这也是林鹏离职后,公司发行的首只基金。

此前,有基金大V提出疑问:“林鹏离职后,东方红即将迎来后林鹏时代的首只新基金,东方红智远三年持有依旧延续东方红产品有封闭期的特色,只是不知道在当下还能够获得多少投资者的支持。”

市场已经给出了答案。6月16日,东方红资管发布公告,称东方红智远三年持有期混合型基金将募集截止日提前至6月17日。

东方红智远三年持有期混合型基金虽然提前结束募集,但在爆款基金此起彼伏的当下仍略显逊色。

截至今天下午1点半,信达澳银研究优选混合基金发行首日募资已超过50亿元,触发了20亿元的募集规模上限,将采取按比例配售。

6月15日,易方达优质企业三年持有期混合型基金一日售罄,募集资金超过340亿元,有效认购申请确认比例为23.45%。

6月8日,南方成长混合型基金一日结束募集,发行总规模为321.15亿元。

此外,东方红资管旗下的基金今年以来表现也差强人意。

以东方红旗下偏股混合型基金为例,顶尖财经choice数据显示,截至6月17日,今年以来平均收益率为3.18%,偏股混合型基金整体平均收益率为12.77%。

人才是资管行业根本

古语有云:长才靡入用,大厦失巨楹。

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资管行业最终是靠人。

沪上一家基金公司董事长表示,如果一家基金公司打算做低成本基金,薪酬政策大概处于行业平均水平,如果公司定位百货店,全产品线都做,薪酬政策可能超越行业平均水平。如果想做权益精品店,薪酬政策就要保证处于行业前20%水平,因为对基金经理业绩要求也更高。

除了有竞争力的薪酬体制,公司是否有完善且长期坚持的投研体系也十分重要。沪上某信托公司债券团队负责人顾理,管理资金也上百亿,选择加入一家主打权益基金的基金公司,更多是担任辅助角色。当被问及为何做出这样的选择,顾理坦言:“主要是公司的价值投资体系吸引了自己,个人会有更大的成长学习空间。”

蜜蜂加速器

网络加速器

苹果加速器